南有乔木i

【源轩】好久不见

  #be预警。

  #源轩,逸源

  #有一小段对未来的期望,算私设【?】

  #观赏愉快。

  “张真源,你当年,有没有一点喜欢过我。”

  张真源刚从饭桌上溜到天台醒酒,正望着远处嘉陵江畔的灯火发呆,突然而来的责问和微凉的夜风一并让人一激灵,酒也醒了大半。张真源几乎是瞬间转过身体,背抵着栏杆,愣愣的看着来人,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宋亚轩就直直盯着张真源,炽热的目光刺的张真源想转身逃离。宋亚轩背后是屋里明亮的灯火,从张真源的角度望过去,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看见,半张遮掩在黑暗中的白皙面庞,以及眸子里闪烁着的难以名状的情愫。张真源沉默了半晌,才偏开目光,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回应宋亚轩,只是答非所问罢了。

  “好久不见。”

  宋亚轩一愣,似乎是积攒了好久的勇气在这一瞬间用光了,消耗殆尽了,眸子里一直灼热的光彩闪了闪,熄灭了去。只留下迷茫,就像无边荒野上,找不到归途的旅人的脸庞。

  “是啊,可不是,好久没见。”

  实在是太久了。

  自从那个令人心碎的夏天过去,他们十一个就再也没有聚过。四个成团出道了,也逐渐闯荡出了一些名气;敖子逸和张真源后来也分别solo出道,一个进军时尚圈,大大小小的活动参加了不少,人气丝毫不逊于那几个,另一个在原创歌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霸榜的歌曲不知道出了多少,未来可期。李天泽和宋文嘉入了影视部,拍了好几部电视剧,正朝着大荧幕领域进发;贺峻霖和陈泗旭分别以ACE和队长的身份带领三团出道,前途一片光明。陈玺达修养了身体,又重新投入了游泳训练,刚在国家赛事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总而言之,十一个人分别在各自的天地闯荡着,于是,原本热闹的微信群也日益冷清下来,几个人于是很少联系,就算是平时的节目遇见了,也只来得及打个招呼,就又匆匆离去,留给彼此一个背影。直到前些日子,丁程鑫敖子逸张真源考完高考的最后一门科目,在考场外意外的见面的时候,他们三个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哦,他们已经整整三年没有见面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冷清了许久的微信群又热闹起来,几个人在群里聊的几乎要热泪盈眶,后来不知道是谁先提议,我们见面聚一下吧。

  然后大家纷纷附议,各自推掉了当天的节目,通告和大大小小的事情,准时准点到了预定好的饭店。除了刚开始一瞬的尴尬,十一个男孩子都红了眼眶,又很快交谈起来,一如当时年少模样。又不知道是谁提议,几个成年的喝点酒吧,就当庆祝高考结束,也庆祝真源儿成年。

  然后他们四个就多了一瓶啤酒,然后只是在座位上傻笑的张真源莫名其妙就成为了众人围攻的对象,没多时一瓶啤酒就见了底。

  然后,几个人多多少少有点兴奋。其实一瓶啤酒倒不至于,只是,张真源还喝了敖子逸的份。——因为敖子逸滴酒不能沾。

  自从分开后,他们俩很多活动都是刻意安排在一起,他也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这个事情,于是在各种情况下,帮敖子逸挡酒,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尤其是敖子逸成年之后,要不是有张真源,不知道早让人家灌醉多少次了。

  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也没什么可遮挡。奈何都落在了宋亚轩眼里。

  仍然不知道是谁挑起了话题,讨论的正好是当年他们十一个的各种莫名其妙的cp,无可避免的,当年大势的cp都被拉出来走了个遍,什么源轩,泗源......许是那时年轻气盛,又青涩懵懂,许是正赶上耽美风盛行,就单说张真源,竹马年代的泗源倒还好,只是他和宋亚轩,每每有互动,网络上准会有议论和夸大的上升。后来两个人不在一起了,久而久之也少了联系。旧事重提被人拿来打趣,张真源只是听着笑着不说话,宋亚轩却蓦地开口转开了话题去,只是目光却有意无意的往张真源这边停留。

  于是就有了,这突如其来的责问吧。

  张真源看着面前的人,忽然笑了。眸子里的温柔似乎要滴出水来,宋亚轩却从中读出了隐晦不明的嗤笑。

  “亚轩,好久不见了。”

  宋亚轩忽然明白了。

  他看着张真源离开的背影,有些脱力的环住膝盖,夜风吹过脸颊,冰凉的感觉让无力感萦绕在他身边。

  是因为好久不见,所以不管答案对错与否,都与他无关。

  是因为好久不见,所以年少的情愫,也早已磨灭在时间。

  是因为好久不见,所以当年竹马郎,甚至今日已成陌路。

  是因为好久不见,所以宋亚轩不再拥有张真源。

  “张真源。”

  宋亚轩突然抬起头,唤出的名字让他熟悉无比,此刻又陌生的让人怀疑。张真源身影一顿,没有回头。

  “再见。”

  张真源没再回头,径直回到餐桌边,坐在敖子逸身旁,笑眼盈盈的样子让宋亚轩不忍去看。他环住自己,将脑袋埋进膝盖。

  “再见了,那个青涩的少年。”

【源轩】未来

 #自戏练习
    #重度ooc
    #观赏愉快

 没有灯。练习室里是漆黑一片——自然是故意而为。缩在落地窗边眸子里映了窗外的车水马龙,流光划过城市毫无保留的喧嚣,然而一瞬过后又重回安静。时间就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之中走向了尽头。手机不断亮起的屏幕成了练习室里唯一的光源,修长手指拾起手机又反扣于窗台上,笠时屋子里重回黑暗窗外驶过的轿车影子映在天花板上装点着一片苍白。眯了眯眼脑中只是浮现着那一张清秀的面容,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喜欢就像高纯度的毒品,自己无法浅尝而止,即使理智在脑海中抵死抗拒,指尖还是不可控制地凑近。

  走廊里传来鞋底接触大理石的声音平白扰的人心烦。

  蹙眉疾步奔跑在空旷无人的走廊,呼吸急促又在那一瞬间猛然停下。手指在电灯开关处停留半晌,下定决心般的触碰。目眩良久,才回过神来。又凑到人面前,一晃神,才发现比从前内向的少年模样已然长开了不少,仿佛玉石磨褪了外面黯淡无光的籽皮,隐隐露出里面脱胎换骨的莹润。

  白炽灯耀眼的光芒骤然亮起眯了眯眼睛,手指扶上皱起的眉间看着凑到自己面前的少年,清秀的脸庞已初现棱角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却还闪着藏不住的稚气,披了一身如水月华眸中也融了笑意。

  "亚轩儿。"

  抬手烦躁地揉乱额前碎发轻叹口气,凑近人身前揽肩轻笑,刚想开口,却被人环进怀里还是一怔。

  张真源的敏锐全被藏在温润腼腆的表象下,以至于他能如同一面镜子般洞彻人心,却叫人毫无设防,亦或无所察觉。没人能像张真源一般,本能而冷静的察觉自己的一切思绪。

  张真源太懂,也太熨帖。

  招招手把明显生了闷气的人揽进怀里指指点点远处江面的波光闪闪和行人吵闹终于哄得人轻笑,下颌搁在人发旋处鼻间萦绕了小孩子身上淡淡的奶香气。怀里人扭头倚在自己肩上,少年人正直芳华眉梢眼角都藏了笑意的样子更是想让人沉溺于其中。抬手轻揉乱人发型。

  被人拉入怀里耳边略过温软的气息,缴械投降般的,心里最后一丝不适在他的怀抱中消散了。就好像布满落叶的池塘被打扫干净,微风轻抚,荡起涟漪。

  头顶是星河万顷,河汉流波。银河如匹练倾泻而下。

  未来可期。

  就像是裁下他生命中的一段流年,然后将这段锦绣亲手缝进自己的生命里。

  眼底映了窗外的夜色。墨蓝天空缀了繁星月明如洗。远处阑珊的灯火,繁华的城市....还有未知的明天啊。时间交错垂头眼眸含笑轻抚上木质地板冰凉触感倒也让自己安心,搂紧怀里少年轻声许诺。

  "我的未来里会有你。"

  "你的未来里会有我。"

【源轩】冷战

  #小甜饼,小学生文笔,重度ooc。

  #请勿上升真人。

  #观赏愉快。

  

        张真源和宋亚轩最近在冷战。

  事实上,只是宋亚轩单方面冷着张真源。

  时间说长也不长但也有三四天了。起初是张真源每天哄着宋亚轩,可是今天,张真源还一句话都没跟宋亚轩说。

  两个人坐在桌子对面,分别抱着手机,也没说话。平日里坐在餐桌前,陪伴的肯定是张真源带着笑意的温柔声音,可是今天的他特别冷。

  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宋亚轩想。

  宋亚轩郁闷的戳着碗里的米饭,是不是抬眼瞟着对面的人,桌上有自己素日最爱吃的虾,可是宋亚轩今天一口也不想吃。张真源似乎是没看到对面人的眼神,放下手机自顾自夹起一只虾,搁下筷子熟练的剥去虾壳,然后放到了自己碗里。

  宋亚轩仍旧是戳着碗里的米饭,他有些丧气的垂下头去,嘴角也挂上了好看的弧度——只不过是向下的。

  说什么温柔体贴!都是骗人的!

  宋亚轩越想越委屈,搁下筷子悄悄的抹起了眼泪。虽然知道自己耍小脾气不对,可是他怎么可以这样冷着自己!

  我一辈子都不要理他了。宋亚轩抹着眼泪想。

  正胡思乱想着,一双筷子敲了敲自己的盘子,宋亚轩抬头看去,张真源浅笑着递过来一盘剥好了的虾,语气轻松却透着半分紧张。

  "这样,可以原谅我了吗?"

  好吧,还是理一理他吧,不过可不是因为虾。宋亚轩吃着虾想。

【随笔】光影

  你知道吗。
  这条路,走上了是不能回头的。
  
  那是光吗。
  
  身后是暗淡灰墙,后背抵住坚实墙壁。环绕膝盖垂头失神,目光所及尽是斑驳。形形色色的鞋子踏过面前,却无一停留。眼底的迷茫化作脆弱屏障,一触即碎的梦想似乎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抬手朝苍穹轻摆,划过指尖的只是一片虚无。透过指缝是刺眼的阳光,斜睨光芒来源。身后灰墙上映出的,是模糊轮廓。
  
  是自己。
  
  从最初的懵懂随从,一路跌跌撞撞,蓦然回首才发现,原来身边的人,早已在一个个岔路口失去了踪迹。如潮水般的孤独几乎要化作实质将人淹没,站在路中央,冷漠又荒凉。
  
  我在啊。
  
  光芒折射眼底的祈望,终究是踏上前方的路。哪怕视线所及之处,道路崎岖狭窄。有这光芒指引,身后如影随形的一小片黑暗便不能干扰决定。梦想的欲望给予的力量使得手臂一次次抬起拨开面前的云雾,重新找到一道光。
  
  你看吧。
  
  一切似乎回到原点,一成不变的是斑驳灰墙,只是面前已没有了形形色色的陌路人。仰头沐浴阳光,身后映照的轮廓也逐渐清晰。是梦想的样子啊。抬手试图抓住阳光,入手却如前一片虚空。手掌抵在胸前,只有这里才知道。抓住了,是你啊。
  
  太好了。
  
  终于松开紧握的双手,迎着晨曦踏上道路。道路盘旋仍旧是看不到尽头,却不再畏惧身边的孤零。眼中所憧憬的已经不是面前的荆棘丛尽头,那是光芒的彼岸,那是梦想的地方。
  
  当然不必害怕孤单。
  
  I Will Be With You
  
  那是光。

张真源一定要出道啊

张公子出道吧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